竞技体育与人类社会发展的关系

  竞争的观念在现代社会中是一种重要的价值观念。前资本主义时期,人们的竞争观念是比较淡漠的。人类学家的纪录证明社会型态越低级,人的竞争观念越差,表现在体育运动上也如此。许多原始部落的竞赛活动并不奖励优胜者,而是排斥经常取得优胜的人。欧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形成和发展,刺激、强化了社会的竞争意识。资产阶级社会学家达尔文发现,作用于生物界的生存竞争理论移植到人类社会,认为自然选择、适者生存、汰劣留良的原则同样适用于社会,提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巧合的是,美国的棒球、篮球、橄榄球三大运动正是这一理论喧嚣的同时繁荣起来。体育运动与保守性格誓不两立,强烈的竞争性督促每一个参与者要不断去创新和变革。

  现代体育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失去对外联系就会丧失生命力。在当今变得越来越小的地球,体育运动的组织者和参加者强烈意识到『地球村』这个国际主义概念。当融合世界体育潮流时,就能充满时代感,而不封闭、感觉落伍。因此在社会体育发展上,也应力求全球、开放角度视之。

  在看到社会演进的同时,也压抑情感的正常发展。现代生产方式高技术的运用往往忽略人们情感的平衡,单调的工业生产,常使人情绪不佳,感到寂寞无聊,现代生活方式使家庭逐渐缩小、亲属间情感疏远,而体育运动是种极富情感色彩的高尚活动,顺应现代人对情感多方面要求。在大众体育里,人们可得到集体、社团的信赖感及依托;家庭体育可在和睦欢乐气氛中,享受天伦之乐的归属和稳定感;在娱乐体育里,人们因愉悦而情满胸臆,享受复杂各种情感而得以治疗。

  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体育运动与社会关系越來越密切,体育运动一方面反映了社会变迁、社会关系、社会心理与社会行为的种种变迁,一方面又能主动对社会的变革起一种促进作用,在現代社会里,体育与社会的这种关系表现的尤为强烈。 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点。 首先是社会体育之于研究领域及影响:社会体育研究领域迄今在国际上尚无明确定论。部分学者按照体育运动的不同形态划分为三个领域,即大众体育、竞技体育和职业体育。 国际较有代表性的的就中有关于社会体育研究领域的划分。第一种划分只是提出社会体育的研究范围并没有触及具体的研究领域。日本学者清水义弘的第二种划分从社会体育的作用过程着眼沃尔的第三种划分带有明显的问题领域倾向。邓尼斯的属于第四种除了把体育文化与其他文化要素的关系作为主要研究领域外,还提出体育与社会的关系研究领域。留申和哈默利希的第五种将各国体育社会学著和论文作成目录基础划分,具有一定概括性。美国学者斯帕查和鲍尔之划分法,在社会学的立场上将体育作为社会学理论框架的现实问题出发以谋求社会学发展为目的来划分社会体育研究领域。凯尼恩与管原理之将社会体育作为体育科学的一门基础学科,以体育研究为第一种涵义立场上划分社会体育研究领域。 其次是社会变迁对体育运动的影响:体育的发展是从社会生产方式变更中得到了动力,产生方式是由生产力和与之相应的生产关系所构成,其中生产力又是最根本最活跃的生产力量,也就是说第一、生产力的变革才引起社会诸成分的变化,生产力主要由生产力变革引起劳动生产人口结构和生活方式变化;第二、生产力变革对劳动者的健康影响在身体的性质发生变化;第三、生产力发展引起人类死因构成的顺位变化,进而引起医学发展方向变化等三大方面变迁为体育发展提供依据。 再者就是体育运动对社会变迁的作用:体育作为对这些社会弊端修正作用具有一定程度的意义而存在。而且体育从发达国家繁荣起来,也正是这个道理 如日本,1984年时体育人口就已达8160万人,约占全国总人数68﹪,从1969年到1980年十年期间,在政府资助下,共建体育场馆7万多个,平均每年约建7千多个,其中包括新建16,000多座游泳池。西德体育联合会,1984年底就有会员1,841万人,约占全国人口31﹪,是超过工会的全国最大的群众团体,下设59,717个体育俱乐部。据研究(78﹪的人主要通过体育活动来增进健康和寻找乐趣)。 再看美国,从1978年起,除奥运会外,每年举办一次体育节,到1986年为止,体育节已举行过七届,逐渐发展成美国一个重大体育盛会,观众人数从1978年的80,000人次达到1986年的345,940人次。美国体联调查还表明,1983年度,18,000所中学中有5,135,530名男女学生参加了不同体育活动。 发达国家这些体育运动重大发展,与其生产力高度发达成正比例,这一方面说明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为人们参加体育活动提供雄厚物质基础,另一方面因为生产方式变更而引起社会结构变化后对人们的身心健康产生的消极影响,迫使个人和政府修补这种变更所带来的不良后果。 社会变迁与体育发展之间关系十分复杂,牵涉面也非常广泛。比如,竞技运动与社会变迁就有十分密切关系等等。我们要多从历史角度来讨论社会变迁与体育发展的关系,也更系统的将注意力放在人类生活方式的变化方面与此有关的群众体育方面。 最后体育运动对人的作用很难察觉,然而却不容忽视:体育运动以他固有方式,鼓励个性正当发展,并加强群体力量,这是因为他培养志气、爱好学识等各方面具有鲜明个性的人,又培养高度民族历史感、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人。同时还可调节个人感情、和谐社会气氛,提高人的尊严,加强人对社会以致全世界之依赖,使人感情更加丰富而高尚,平衡各多层面,从而改变人们情感方式。